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信息公开>部门乡镇

风神俊朗黄孝斌

文章来源:湖北日报作者:柳国良 发布时间:2018年10月08日 点击数: 字体:

黄孝斌长期生活在监利,从来都保持着一种乐观豁达的心态。他对书法的热爱让他葆有一颗不变的初心,并能自由地行走在书法之路上,这也许是最彻底的诗性精神。

十多年前,黄孝斌着手组建监利古道风书社,定期开展雅集和交流,邀请书法名家授课,举行创作评价和研讨,又到北京、西安、上海等地拜师学艺,由此带来了两个改变,其一是从过去的自由创作到深入古人学习,解决了学什么、如何学的问题;其二是从封闭的自我的县域圈层走向全国,知道了我是谁、我在哪里的问题。从学书路径而言,上述两个问题正是艺术发生学的核心问题。显然,黄孝斌的冷静超出了一般意义上的爱好者,他已经介入到了书法本体。

黄孝斌从早期的明清一路上溯到宋代米芾,又追溯到唐代书谱,继而到二王的帖学体系,然后转入唐人草书领域,他的笔调一直行走在绍古的路上,又步步潇洒,逐步形成了鲜明的风格特征。他对古人的首肯与推崇,又不排斥当代书风,这正是他的高明之处。临摹研习古人并不能简单视为与古为徒,而是到古人深处,得古人技法,再延至当下,置身时代,化古为今,方能别开生面。钱泳曾告诫习书者“如无天分,少工夫,虽尽日临碑学帖,终至白首无成。”由此视之,黄孝斌在工夫之外,具有十足的天分和灵性,这也是他与相同条件下的书家的差别。

从黄孝斌近期的创作方向来看,他更热衷草书,并且有着会心的体悟。我们知道,草书最接近艺术的本源,最体现艺术的精神,又最需要笔墨的驾驭功夫,最检验书家的全局观念。草书之难,难在草书家必须具备诗性精神,而诗性精神并非勤苦工夫所能获得。从一定意义上说,不知草书者,难解书法之妙。这也是在书法史上除了王羲之封圣之外,第二人便是狂草书家张旭,而篆、隶、楷却难以获得如此地位。史学界一般认为“颠张醉素”所揭示的必为“颠”“醉”二字,其实深解其中奥妙者,必定被张旭、怀素的理性精神所折服。因之,诗性精神与理性精神是成就草书家的二维密码,缺一不可。

【打印文章】 【添加收藏】
网站标识码:4210230004